汉缆股份(002498.CN)

就是它!千亿级签约背后的超导概念股

时间:20-04-16 10:02    来源:智通财经

雪球

本文来自 雪球号“醉酒看股”。

看到这个标题,或许不少投资者会疑问,笔者此前一直关注着医疗健康行业,怎么会开始关注所谓的新基建和超导概念?实际上,我本人仅仅是因为公共卫生事件期间,研究心脏呼吸领域的企业上海普实,才偶然了解到普实公司背后居然有一家超导领域的新材料企业,至于是哪家企业先卖个关子,后面我会揭晓。

进入四月份,国内公共卫生事件的负面影响在逐步退却,复工复产在积极恢复,而投资的氛围也在逐步升温。实际上,近两个月来,从中央到地方主推的经济振兴政策无疑就是所谓“新基建”的推出,在包括任泽平等一众投资大佬力荐新基建,任泽平更是喊出,“未来全球5G的建设将带动万亿美元级的投资,拉动上下游经济的价值将超过十几万亿级,新基建将成为大国竞争的关键,各国将在此决战新一代信息技术。”

不过,在新基建的市场热潮中,似乎凑热闹、蹭热点的居多。新基建的红利到底在哪?哪里有真正具备投资价值的新基建概念公司?有点意外的是,我们的投资疑问,似乎在一场千亿级别的签约发布会上找到了可能的答案。

3月31日,一场5G速度的“云签约”在上海展览中心举,2020年上海市重大产业项目集中签约暨特色产业园区推介活动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此次签约涉及上海16个区、152个项目,投资资金超4400亿元。从行业分布看,该签约涉及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智能制造、新材料等重点领域。不难看出,上述领域基本都囊括在新基建的重点投资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千亿级别的签约会在公共卫生事件防控特别是严防海外公共卫生事件输入的上海市,并没有引起太多市场人士的关注。但笔者对比发现,在3月4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强调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之后,上海市的这场可看作是“新基建专场秀”的签约不论是投资金额,还是投资领域都是复工复产以来的大手笔之一,这里的投资机会或许因为公共卫生事件防控的因素被暂时忽视了,我们决定继续挖掘这次签约会背后的新基建红利。

在挖掘前,我们首先解释下为什么会首先把注意力放到上海,毕竟全国主要省市都推出了各自的新基建政策。对比后我们就能得出这样一个浅显的逻辑:一线城市更加值得重视。这是因为一线城市相关产业配套较为成熟,资金、人才等资源要素丰富,营商政策环境也更优,有望更迅速带动“新基建”发展,也可以简单理解为,全国的新基建龙头在一线城市,而一线城市的空头毋庸置疑应当在放上海这个经济中心。

回到签约会,我们寻觅到了一笔金额15亿元的投资签约:奥盛集团与申能集团签约,双方将共同推进“上海国际超导总部”项目。实际上,超导技术一直以来被看作是新能源产业爆发的配套产业,这笔夹在在千亿级别签约会的交易,想必会极大加快上海超导技术产业化的重要一步。

超导技术最重要的载体就是超导体,什么是超导体?“超导体”指的是能进行超导传输的导电材料,除了零电阻和抗阻性外,其主要还有有电量传输耗损低、无磁场辐射、占地小而且铺设和维护成本较传统电缆低等特点。对于寻常电线电缆而言,超导体电缆更具颠覆性,在质量较轻的同时,输电能力却比同尺寸铜导线高出百倍,而当前中国每年在输电线路上的电能损耗高达上千亿度,超导电缆替换需求强烈。

事实上,上海对于超导技术的应用已取得了重要突破。2月21日,中国首条公里级高温超导电缆示范工程启动大会在上海宝山城市工业园区举行,标志着我国超导电缆实用产业化正式起步。超导技术有望向“新基建”中5G基站建设、特高压、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需要电力传输的领域加速渗透。从这个角度看,电缆是贯彻整个“新基建”领域的最强分支,挖掘高温超导电缆行业中的玩家,或许就能发现其中的投资机会。

我们随之开启了超导概念股挖掘模式。查询奥盛集团官网发现,超傲投资(上海)有限公司在4月8日已经被上海市政府认定为“跨国公司地区总部”,且上海市委书记、代市长龚正为奥盛集团颁发了相关证书。查询工商资料后,我们又发现,超傲投资(上海)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是一家名为“国际超导控股有限公司”的香港企业,而国际超导控股有限公司则是香港上市公司浦江国际(02060)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也是汤亮。值得注意的是,浦江国际就是我开头提到的心脏手术设备企业上海普实的股东方,复盘上述的股权关联,我们基本可以判断,浦江国际已经在低调地布局超导行业,欲抓住时代红利。

这里插播下,普实医疗是一家拥有左心耳封堵器许可证及其他多个心脏微创医疗器械产品管线的企业,可比公司有香港上市的先建科技(01302),也是以左心耳封堵器为主打产品,市值目前约为80亿港币,这么看,浦江国际持有普实医疗26%股份,进一步为股东提供了安全垫。

浦江国际2019年5月28日才在香港正式上市,至今仍不足一周年。不过,该公司是中国建造特大桥所用桥梁缆索的最大供应商,也是中国领先的预应力材料制造商。该公司2019年的收入为18.1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1%,纯利润为1.9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5.4%,业绩稳定不俗。

超导概念实际上在资本市场的关注度颇高。比如A股市场的沃尔核材、中孚实业、汉缆股份(002498)、西部超导等,其中西部超导最为正宗,尽管其没有真正意义的超导材料,但登陆科创板后,市盈率达到90倍,市值最高曾达到300亿元,估值水平不低。相比之下,港股市场的超导标的公司几乎没有,浦江国际算是唯一一家,其在香港市场的估值或可以凭借其超导题材的稀缺性获得提升。

浦江国际在桥梁缆索以及预应力材料领域已颇具规模,积累了大批客户和资源,布局超导领域可与公司目前的业务产生协同,相互促进发展。我们还欣喜地发现,浦江国际实际上具备了“新老基建合一”的影子,由于宏观经济的疲软,政府在推出“新基建”的同时,“老基建”也在大力发展,各地方政府也会出台政策加码“老基建”项目的建设,而浦江国际作为中国建造特大桥所用桥梁缆索的最大供应商,在挖掘超导新基建红利的同时,老基建的蛋糕也能吃到,浦江国际的投资潜力值得期待一下。